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公关英语 >> 正文

【看点】妹子已经满十八(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梨花寨别的妹子满了十八岁,梦很香,很美。

丢儿满了十八岁,她的梦碎了……

1

梨花寨的妹子丢儿,长得水灵灵的,像一朵含露乍开的水仙花,谁见了都会禁不住发出赞叹:“这妹子真美!”这样一个花儿一样的女孩,照说她应该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父母的骄傲。然而,丢儿却从来得不到她父母的疼爱,丢儿的父母重男轻女观念很严重,丢儿有一个弟弟叫龙宝,弟弟龙宝才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才是她父母的骄傲。丢儿的父母虽然出生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但他们的思想却相当的迂腐,他们认为女儿终究是别人家的人,给糠吃都是亏本的,再如何如何的优秀都没有儿子好。他们认为他们生养丢儿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时丢掉丢儿太残忍,只好敷衍着将她养大成人。丢儿的弟弟龙宝出生后,丢儿的父母如获至宝,把他们对孩子的那种爱全部浇灌在儿子的身上,更加不把年幼的丢儿放在心上了,女儿都好几岁了,他们也懒得正儿八经给女儿取一个名字,倒是寨子里的人不知道该如何的唤年幼的丢儿,见他们嫌弃女儿,就“丢儿”“丢儿”地叫开了。尽管丢儿的父母后来在丢儿到了上学的年龄才给她取了一个学名,但寨子里的人唤丢儿习惯了,也就没有人去唤她的学名了。所以,丢儿一直都是在父母的白眼中和自己在父母跟前胆颤心惊中长大的。

前不久,被父母歧视的丢儿不知不觉又已经满十八岁了。按照这一方山里人的习俗,妹子满了十八岁,尽管还没到国家法定结婚年龄,也该找婆家嫁出去了,否则,年纪拖大了,就成为嫁不出的老姑娘了。丢儿满了十八岁,在这山里当然也属到了找婆家嫁出去的年龄,她却还没有找婆家嫁出去。

丢儿十三岁那年,她刚从六年级上初中,她的父母认为女孩子长大后终究是别人家的人,不要让她读太多的书,就不让她读下去了,要她去沿海城市打工给家里挣收入供弟弟龙宝读书了。从十四岁到十八岁,这几年丢儿一直在沿海城市打工,过年过节从没回过家,原因是她的父母不那么欢迎她回家,要她春节在厂里加班领双倍工资。这几年,丢儿都是把工资打回家的。对自己不被父母重视,丢儿知道父母是思想迂腐,重男轻女,她已经习惯了,她想她是父母所生,父母再对她不好,都是恩重如山,她从来没有埋怨父母的偏心。

丢儿十八岁生日刚过不久,一天她突然接到父母的电话。丢儿满以为是父母向她索要工资,想不到母亲竟然这样对她说:“妹妹呀,今年过年你要早回家一些哦。”丢儿的父母一直以来都不叫寨子里人给女儿取的小名“丢儿”,也不叫他们自己后来给女儿取的学名,一直都习惯地唤女儿“妹妹”。丢儿感到很意外,并且受宠若惊,因为她出外打工这几年来,父母除了向她索要工资,别的事情对她不闻不问。丢儿见父母突然主动地要她回家去过春节,她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丢儿想问问父母,却又觉得不妥,她想父母既然嘱咐你回家过年,可怜天下父母心,这证明他们的心里还是关心你的,你还问那么多干啥?想罢,丢儿也就热泪盈眶,爽快地答应母亲说:“好的。妈。”

因为厂里年前赶货,很忙,丢儿直到农历腊月二十六日才回到家里。这几年很少回梨花寨,丢儿回家这天,她看到家乡这几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感到新奇,并且感到很亲切。丢儿回到家里后,她的父母见到楚楚动人的她,一改往日对她的冷漠,显得开开心心的。当丢儿把这两个月没有打回来的工资交给父母时,更加乐得父母眉开眼笑,最后她的母亲又摇了摇头显得无可奈何地说:“妹妹啊,要不是你不久前了满十八岁,该找婆家嫁出去了,爸妈还真舍不得你回来,让你在外面打工为家里多挣些收入供你弟弟龙宝读书呢。”

丢儿这才明白,原来是她前不久满十八岁了,父母要把她找婆家嫁出去了。丢儿无语了,想到父母要把她找婆家嫁人了,她顿时脸阵阵发热,心咚咚乱跳。

父母这次让她回家来过春节,丢儿知道父母是抓住时机让媒婆来家里提亲。因为时下是乡下后生妹子出外打工挣收入的年代,每年春节一过,那些乡下的后生妹子都一拨一拨出外打工去了,使得如今乡下的后生妹子相亲都困难了。所以,如今的乡下人家都是抓住春节期间那些在外打工的后生妹子返乡回家过春节的机会急于给儿女找对象。丢儿的父母也是如此。

从小到大,丢儿尽管被父母歧视,但她天生性格内向,温顺,没有一点叛逆心理,在家里,父母吩咐她怎样她就怎样。这次,她已经满了十八岁,父母按照这一方山里人的习俗,要把她找婆家嫁出去了,她也没有什么话说。要说丢儿这个十八岁的花季女孩在这个美好的时代对自己的人生不抱有梦想那是假话,其实丢儿对自己的人生也充满梦想。在如今这个五彩缤纷的时代,丢儿也想像别的花季女孩一样,无忧无虑,穿时尚的衣裙,秀出自己美丽,可是她不敢,她怕父母骂她疯天怪日,把自己打扮成妖精模样,因为她的父母思想迂腐,他们最讨厌女孩子穿着露肩露背露肚露大腿的装束,他们自丢儿小的时候就让她穿朴朴素素的衣服,丢儿长大后,他们曾经嘱咐丢儿说:“妹妹,如果你也学别的妹子把自己打扮成妖精模样,你就别进这个家门!”因此,丢儿长这么大以来,从不敢穿时尚的衣裙和高跟鞋子,总是穿着朴素的衣服。丢儿情窦初开后,在择偶方面她也曾编织过一个美好的梦,希望自己能够找到一位如意郎君。以丢儿自身美丽的资本,她是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编织的美梦找到如意郎君的,因为她天生丽质,尽管她平常穿着朴素的装束,但那些朴素的衣服是遮掩不住她那种自然的美丽,在她打工的厂里,不泛有帅气的男孩子对她有好感,可丢儿却没有勇气搭理他们。因为丢儿的父母不允许她在外面谈对象,要名正言顺的把她嫁在本乡本壤,他们年老后好可以依附,不会为难,他们认为只有父母之命媒说之言的婚姻最牢靠。丢儿的父母曾经也嘱咐丢儿说:“妹妹呀,做父母的盘儿养女是为了年老之后好有个依附,做儿女的孝敬父母,这也是天经地义。爸妈要把你名正言顺的嫁在本乡本壤,日后爸妈年老了好有个依靠。如果你在外面谈对象,爸妈会打断你腿的!知道吗!”丢儿知道父母一向对她很严厉,点点头,不敢违抗,只好把自己编织的美好梦想埋藏在心底,祈求老天爷能够让她日后婚姻幸福如愿以偿。

也许是丢儿又年长了一岁,思想渐渐趋于成熟,她的父母考虑到日后年老了或多或少还得依靠女儿一点,丢儿这次回家来过春节,他们对丢儿真的还不像以前那样冷漠了,这让丢儿感受到了一些从末有过的温暖,在家里显得很开心,在父母跟前也更加乖顺听话了。

丢儿这次回家来过春节,最开心的还是她的弟弟龙宝。丢儿和弟弟龙宝姐弟俩自小感情很好,龙宝小丢儿三岁,跟姐姐长得神似,模样俊美。丢儿一直都很疼爱弟弟龙宝,小时候最喜欢带着弟弟一块玩,龙宝也最喜欢围着姐姐团团转。这几年,丢儿在外打工,父母她不那么思念,却非常的想念弟弟龙宝。这几年丢儿没有回家过春节,每年快到过年的时候,龙宝也因为想念姐姐,总要问父母说:“爸,妈,今年姐回来过年吗?”丢儿的父母不太愿意提及丢儿,总是搪塞说:“龙宝,你姐她厂里很忙,她没有时间回家来过年。你姐在外面过年也一样,她厂里也有香的辣的给她吃喝。”

龙宝读书很用功,成绩优异,丢儿的父母总是以弟弟读书为借口要她在外打工给家里挣收入。丢儿想到她疼爱的弟弟,为了弟弟的前程,她也很乐意在外面拼命地打工。算算她和弟弟龙宝已有五年时间不见面了,如今龙宝已有十五岁了,长成了一个俊美的小伙子。暑假过去后,龙宝初中毕业,要去县城读高中了,父母给他配置了一部手机,这半年时间来,丢儿和龙宝姐弟俩总算可以用微信视频见面了。丢儿回来那天,龙宝老早就赶到离梨花寨十里地的龙门镇上等着姐姐了。当丢儿从班车上走下来的时候,龙宝无比兴奋地唤着:“姐!”忙帮姐姐拿行李。

丢儿看着比她高出一头高大俊美的弟弟,心里甜滋滋的,说:“龙宝,过年了,姐给你买新衣服去。”龙宝看样子长大了,但还是小孩子的单纯,他听说姐姐要给他买新衣服过年,非常的高兴。姐弟俩有说有笑在龙门镇上走着,龙宝见姐姐衣着朴素,还是他记忆中姐姐出外打工前的朴素装束,不禁唏嘘说:“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一点没变,不显出一点现代女孩的气派,姐你太落后了。”

丢儿苦笑一下,拍拍弟弟说:“龙宝,你莫贫嘴,姐这样穿着好。你长成男子汉了,姐让你穿着潇洒些。”

龙宝想到父母一直对姐姐很严厉,说:“姐,是不是爸爸妈妈不准许你穿着时尚?”

丢儿无奈地摇摇头说:“没有呵。”

龙宝从姐姐的表情里明白了,他愤愤地说:“咱爸妈也太老脑筋了!”

丢儿又拍拍弟弟,制住他说:“龙宝,你不要说爸妈不好呢。”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丢儿的父母抓住过春节这个时机要把丢儿嫁出去,可是,春节过去了,又过了元宵节,还不见有媒婆来丢儿家提亲。过了元宵节,在外打工的后生妹子又一拨一拨返程打工去了,那些在春节期间给儿女没找到对象的乡下人家又只好等来年再给儿女找对象了。元宵节过后的一天,丢儿想想自己回家来这么久,也不见有媒婆来她家提亲,她便产生了返厂打工的想法。这天晚上吃饭时,丢儿对父母说:“爸,妈,这两天我想回厂里打工去。”

丢儿的父亲坐在饭桌边,垮着脸,沉默不语。

她的母亲觉得她的想法不是坏事,但她找婆家嫁出去是大事,母亲不再像以前那样动口就对她大骂脏话,而是心平气和地对她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妹妹,你已经满十八岁了,该找婆家嫁出去了。早栽树早乘凉,妈和你爸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嫁出去了,今年你就不要出外面去打工了,就在家里待嫁好啦。”

“是啊,妹妹,要不是你已经到了该出嫁的年龄,爸妈还真舍不得让你回来,要你在外面多挣些钱回家供你弟弟龙宝读书呢。妹妹,你就安心地在家待嫁吧。”丢儿的父亲接过她母亲的话说。丢儿的父亲虽然还垮着脸,但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拿威严唬丢儿,他呡着酒,说丢儿的语气也温顺了很多。

“嗯。”丢儿点点头。她觉得父母要把她找婆家嫁出去自有他们的道理,她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

于是,丢儿便打断了返厂去打工的想法,安心在家中待嫁。丢儿安心地待嫁闺中,不仅仅是她理解父母的良苦用心,再说,她虽然才十八岁,但她早已情窦洞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早栽树早乘凉,只要遇上的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她也想把自己嫁出去了,一来好了却了她父母的心愿,二来她自己也成家有主见了。

然而,丢儿在家呆了一阵日子,仍旧不见有媒婆来她家里提亲。丢儿感到很纳闷,她想自己受父母的桎悎,虽然衣着朴素,但她天生丽质,在她打工的厂里,很多帅气的男孩子都心仪她,现在她回到家里要找婆家嫁人,怎么就没有男家来求亲呢?

不久,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丢儿得到了没有男家来她家求亲的答案。

那是农历二月一个雨后天晴的上午,丢儿先在家里洗好很多的脏衣服,然后挑去梨花寨前的龙门溪码头清洗。这天梨花寨里洗衣服的大妈大婶多,挤满了河码头。丢儿去河码头的时候,码头上已容纳不下她了,她就去旁边不远处的一个临时小码头上清洗衣服。

丢儿刚蹲下来清洗衣服,便听见大码头上洗衣服的那些大妈大婶在议论着她。

“那不是寨里长贵家的丢儿吗?”

“是呀。她不是丢儿还是谁呢。”

“她这几年不是在外面打工一直不回来吗?”

“是呢,好像这次还是第一次回家来过年。”

“年都过去这么久了,她今年怎么还不出外去打工呢?”

“听说她今年不出外去打工了,在家待嫁呢。”

“这妹子今年多大了?”

“听说她年前满十八岁了。”

“都有男方到求亲么?”

“那就不清楚了。”

“听说还没有男方到她家求亲呢。”

“这也难怪。长贵和满花两口子的丑恶德性在这周围临近出了名,有哪个男家敢去娶他们家的妹子呀。”

寨子里的大妈大婶说的长贵和满花是丢儿的父亲和母亲。

“丢儿她长得那么漂亮,还怕嫁不出去?”

“漂亮有个卵用,又当不了饭吃。这人啊,穷点,丑点不要紧,重要的还是要蓄一个好名誉呢。”

“长贵和满花两口子厉害出了名,并不见得丢儿也像他们啊。”

“这人啊,是有根本的。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

……

丢儿听了寨子里的大妈大婶对她和她父母的议论,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她觉得无地自容,匆匆洗好衣服,飞也似的回家去了。

丢儿回到家里,她的父母去田地里做事了。丢儿想着寨子里那些大妈大婶对她和她父母的议论,她感到很委屈,淌着眼泪做家务。

要是寨子里的大妈大婶议论丢儿别的,丢儿还可以反驳她们,她们议论丢儿的父母,丢儿还真没有理由争辩了。丢儿不是不知道,她父母的不良德性在梨花寨周边出了名,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从丢儿懂事的时候起,她常常看见父母和一些乡邻为了一丁点小事打架骂街,就知道父母不是善类。

手术治疗癫痫会有效果吗
治疗癫痫病开浦兰
癫痫病是否会遗传给下一代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