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海都闽南网 >> 正文

【丹枫】活着就是好(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从欧迪KTV出来,刚好是午夜十二点差一刻。

“终于送到了,还好准时,不迟到!”苏武心想着,脸上露出一道笑容。

这是今天送的最后一趟货。老板交待,十二点之前一定一定送到指定地点,否则客户要退货,要是客户退货苏武是要赔偿一些损失的。

苏武听了很不舒服。但没办法,老板说的话就是圣旨,没人敢抗议,除非你不想干了。

苏武也知道,超过了午夜十二点,今天所有的花束都失去了它的意义。

今天是5月20日,俗语:我爱你!

是女人也包括少女考验男人们对她真心实意的最佳表现的时机。

也是一些女人给一些男人的爱的表白。

比如今天的最后的这趟货,就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女人送给一位四十来岁中年男子的礼物——用五百二十朵红玫瑰包扎成心型的鲜花。

城里男人真他妈的会烧钱。苏武恨恨地想。

这几年城市里对520跟2月14日的情人节和农历七夕节一样的重视,搞得很隆重、热闹,男男女女相互送花束给对方,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感情和尊敬。

最后一单货是这个疯狂日子里老板接到的最大单的生意,也是最赚钱的一单。要是小单的生意老板可能已不再接单了,因为那时已经是晚上七点零钟,而且还有好多花束还没送出。

这是一个网单,对方一谈好价钱马上把钱打到老板的支付宝账户上。

店里这个节日接到好多个单,但都是十一朵或十九朵或九朵,最大的也就是九十九朵,都是用蓝色妖姬(用红玫瑰染成蓝色的花)或是香槟色的玫瑰或是红玫瑰包扎而成的花束。

那时老板说,送完这些货你们就可以下班了,这段时间你们确实也挺累挺辛苦的!

老板说话还没过十分钟,电脑屏幕上就来了一个订单,是五百二十朵红玫瑰。

对方要求包扎成心型的,四周围用白水晶草衬托,而且要在午夜十二点之前送到。

这束花要是在白天订的话最多也是壹仟壹佰多块钱,按照当天的花价来说。可是当时已是七点钟,离送货时间仅剩四个多钟头。五百二十枝红玫瑰,需要有二十七扎红玫,单修刺都要用去好多时间了,还有包扎,还要送出……老板把困难说给对方。

对方回复,钱,不是问题!你直接说个价就行。

老板狠狠心,“壹仟伍……而且先付伍佰的定金、”

对方很爽快:“没问题,我付你全款,但要按我的要求做,必须是包成心型的,包装纸要深紫色,包扎好后发个图片过来给我,十二点之前要送到,超过时间点我就拒收……”

红玫瑰当天批发价是二十元一扎,五百二十朵也就是二十七扎,配花水晶草十八元一扎,带点栀子叶用不了多少钱,包装纸,手工费等等,这束花纯收入不低于柒佰元。苏武心里说,老板真下得了手!苏武为客户有点鸣不平。

但是当他把那束花送到客户的指定点时,他有点泄气了。

在灯光四射,眼花缭乱,震耳欲聋的K歌包厢里,他见到了那一对男女,女的三十几岁,万种风情,男的四十来岁,珠光宝气富态翩翩。

苏武以为是男的送花给女的。但是送到之前他看了一下花束的卡片,卡片上写:祝亲爱的老公520快快乐乐!

这世道有点反常,苏武想。从来都是男人送花给女人,极少有女的送花给男的,而且是在今天这个特别特别的日子,5月20日,又是五百二十朵大红玫瑰扎成的心型花束。

有那么一两分钟,苏武觉得大脑一片空白,有点断电的感觉。

城市的午夜灯火辉煌。

大街上依然车来车往。

小巷子里到处摆着烧烤摊或是牛杂串或是炒饭炒粉的流动摊儿。一些年轻人排着队等炒粉,有些人就着路边摆的小桌子在边吃烧烤边喝啤酒边聊天。

巷子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咸的烧焦糊的烟油味儿。

苏武要了一碟炒粉一瓶啤酒,在炒粉摊前的小桌子吃起宵夜来。

这一段时间他们每天都忙到十一点。母亲节连着520,都是加班加点的、每天早上七点多就开门干活,到晚上十点多才能收摊关门。不过过了这个月这个节,再下去几个月生意就没那么忙了,就开始是花市的淡季,主要没什么节日,而且天气炎热,老板不会贸然进那么多的货,除非有订单。天气热,鲜花不耐放,容易枯死,易掉瓣。

“这个女的绝对不是那个男的老婆!不是小二就是小三。”躺在床上苏武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事儿,老婆绝对不会花那么多钱来买花送给老公的,而且又不是小年轻仔。

有人说520意思是5分钟的感情,2个人干的事,最后都是等于0,520是虚的假的,只有502才是真的,一滴永固,三秒即可,永不分离。即使分离也得脱皮,苏武想想真有点道理。

在花店工作也有七八年时间了,而且是批发兼零售的花店,见的各种各样的男女顾客也算是许许多多的,但是像今晚印象这么深刻的好似没有几个。特别是那个女的,风情万种,说话温柔动听。

“谢谢师傅!辛苦啦,辛苦啦!”那女的当时微笑着对苏武说,并且拿起桌上一瓶红牛饮料塞到苏武手上,“拿着,解解渴!”

苏武当时很激动,有点被触电了的感觉。

无法入眠。苏武觉得很可笑,自己都将近五十的人了,今晚这是怎么啦?被妖惑了?同屋的老黄睡得呼噜呼噜的山响。

好不容易困意上来,渐入梦乡。

昏睡中,觉得肚子有些疼痛,渐渐地,越来越痛。

苏武从隐隐的阵痛中清醒过来,是右上腹疼痛,整个胃跟着痉挛,每呼一口气都显得有点疼痛。苏武强忍着,心想是不是要拉稀?可能刚才吃那炒粉太油造成腹泻,以往肚子痛都是拉稀,上一趟厕所或放几个响屁就没事,可是现在没有要上厕所或放屁的感觉。

渐渐地疼痛难忍,苏武开始在床上滚来滚去,双手压在腹腔上,疼痛难忍,终于把持不住滚到了床下,而且发出一些嚎叫的哭腔来,“哎呦!——哎呦,哎!——哎呦!”

老黄从床上跳下来,打开灯,看到地上的苏武,忙问:老苏,怎么回事?

“疼!……疼死我了——哎呦!”满脸的哭腔。

老黄迅速地穿好衣服,而且给苏武也穿上,然后背上他往巷口外边的街面快步走去。

巷子里还有一些人在吃烧烤聊天,偶尔有几个刚下夜班的人回来,路灯下还有一两辆三轮车在卖水果。有一两辆拉客的的士经过。

医院的急诊大厅依然灯火阑珊。

候诊前坐椅上仍然有一些病人和病人的家属。输液室里有点人满为患的感觉。

苏武坐靠在椅子上,双手捂压着肚子的疼痛处,皱着眉,勾着头。嘴里仍是一阵阵的哼哈哭腔。

老黄拿着苏武的身份证去挂号,填病历本。

有一个护士过来给苏武量体压体温。

门诊室。苏武躺在小床上。

一位三十岁的年轻医生过来给他检查。

医生:几时开始疼痛的?有没有呕吐?

苏武:大概一个钟之前,开始是隐隐的阵痛,后来逐渐刺痛,痛得想死,没有呕吐……医生用手轻轻压了压疼痛处,问:以前有没有这一情况过?有没有胃痛?苏武说,以前痛的是肚脐这儿,现在是这儿。他往右上腹指。没有胃痛胃病史。

医生又问,喝不喝酒?喝多吗?喝了几年?

苏武说,喝酒。打年轻起就开始喝,已有二三十年,基本每餐都半斤米酒。

医生说,先给你打一针止痛针。然后稍好一些后你就去拍个B超,验个血,做个尿检常规等等……苏武无力地说,好吧!

苏武知道,进了医院一切由不得你,该怎么样那是医生的说了算。但愿不要花太多的钱又能治好自己的病。他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自从国家三申五令严控公款吃喝消费之后,城市里各行各业的生意显得十分萧条,特别是酒楼饭店的餐饮行业,许多都停业关门。市中心的一些夜总会、百迪乐娱乐场所也冷清了许多。七星路这边的一些品牌服装店久不久又有一两家转让或者贴上大字报,上面写着:合同租金到期,亏本清仓大甩卖……总之整体经济有些滑坡现象。

整个花市也是如此。

南宁市有许多个花鸟市场,比如二塘的广西花鸟市场,中山路的中山花鸟市场,北湖路的北湖花鸟市场,台湾街的永和花鸟市场,五一路的江南水街花市及新开不久的快环边上广西药用植物园旁边的南宁花鸟市场……所有这些花鸟市场的鲜花及城市里所有的鲜花零售店,婚庆店及各大酒店一切的鲜花都是从七星路一巷这边来拿货的。

可以说,整个南宁市最大的鲜花批发市场就在七星路一巷。

鲜花主要是从昆明直接用大货车拉来的。下午四点钟从昆明出发,第二天早上就到南宁七星路这边。当然,老板们都是晚上订货下单的,因为要等到下午六点钟之后,看看当天店里面还剩什么花,缺什么货,客户有没有预定什么花等等,统计好了才好下单订货,不过晚上下单的货得隔天才能到达。当然,也可以空运过来,费用相对高一些,还要去机场提货,请人去拉一趟货回来不划算,除非是情人节或母亲节或520。

还有一些配草配叶之类的,比如:散尾葵叶子,巴西叶,小鸟、大鸟、吊鸟,天堂鸟;龟贝叶,观音竹、富贵竹等之类的,这些都属海南海口那儿才有,需要从海南海口那进货。

每年冬至过后老板们就会从广州进一些红百合(红香水)黄香水(黄天霸)白香水(西伯)及一些黄莺草(配花)多头小玫瑰(野蔷薇)偶尔要些红玫瑰、紫玫瑰、粉玫瑰。因为春节前后广州的百合花比昆明的百合花鲜艳,亮丽。但过了清明,广州那边的香水就比不上昆明的鲜亮了,也许是天气关系吧!

还有越南的红玫瑰、非洲菊。

记得那一年,情人节将近,一场冰雹把昆明的鲜花,特别是大红玫瑰砸得遍体鳞伤,整个昆明鲜花基地的玫瑰所剩无几。后来又是连续降雪降温,情人节时昆明鲜花拍卖市场没有多少玫瑰花,特别是红玫瑰。

老板们纷纷前往东兴口岸,进回红得发紫发黑的越南红玫瑰以及做开业花篮用的非洲菊。

一时间,花市上到处都是紫黑的越南玫瑰。每家批发店又进一些染料回来,用越南玫瑰染成天蓝色或浅蓝色的所谓蓝色妖姬。

尽管越南玫瑰不好看,但是有点洛阳纸贵的感觉,那一年的情人节,情人们只能将就着用紫黑色的越南红玫瑰表达自己的心意。

南宁这边的花农也曾有人试着种植红玫瑰和红香水,但种了几年还是没有昆明的玫瑰艳丽、大朵。红香水也没昆明的红艳,花苞又短小。不知是技术不行还是气候不行,花农门不得不承认,昆明的鲜花是全国最好的最艳亮的!

南宁这边的花农经过几年的摸索,仅仅成功地种植出亮丽鲜美的大菊花及非洲菊(太阳花)同时还有一些配草天门冬、栀子叶、蓬莱松及高山羊子和排草,当然小菊花也种得很好看。遗憾的是种不出像样的红玫瑰及香水百合。

七星路一巷花市这边大大小小的鲜花批发店有三十家,还有两三家专门卖鲜花包装材料的。每个门面又要请两三个工人专门送货的,因此在鲜花批发市场这边也有将近一百个农民工左右。

五姐算得上是这些农民工里头的大姐大了。这些批发店的老板做花店之前是干什么的,几时来一巷这边开批发店的,请了多少个工人,走了几个,又请了几个哪年怎样怎样,员工为什么走,是老板不要还是自己辞工的,五姐都是一清二楚的。她是花市发展的见证者。

用五姐自己的话说,她把青春和热血都贡献给了花市。确切地说是贡献给汪阿姨老板!

那是一九九二年,初中刚毕业的五姐经人介绍来到汪阿姨家做保姆,据说那时汪阿姨还是南宁市毛巾厂的一名副厂长。

一九九五年,汪阿姨在园湖路开了一个鲜花零售店。五姐从那时起就开始学习花艺活儿,比如包花束,做台花,扞开业花篮及做结婚用的花车还有会场布置等等。

后来园湖路的花鸟市场拆迁,汪阿姨的店面也被拆迁。不得已,花店被搬到韦武菜市附近的七星路一巷来。

汪阿姨一边做批发一边做零售,有人包花束她也接,有人做婚车花车,开业花篮她也接单,不过最主要的还是做鲜花批发这一块。

五姐说,刚开始,一巷这边的批发店仅有四家五家。货是从昆明发火车中铁快运回来,到了火车站,那边又用小货车拉到七星一巷。

德桦花店是一家开得最早的鲜花批发店。

苏武刚来花店干活时德桦花店还没转让。德桦的经营管理者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长得有些富态,但也不是太胖,说话很温柔。每每见到别人,她都会先微微一笑,嘴巴露出三分之一多点的那一种,然后柔柔地说,你好!或是会心地对着你笑笑,然后点点头。

她是德桦花店的老板娘,花市的人都喊她黄姐。

德桦的老板是一个台湾佬。五十岁的一个精瘦精瘦的小老头,看人时一双眼睛老是东望西望地在你身上溜,让人感到有点不太自在。好在台湾佬不常在店里头,一年四季东西南北跑来跑去的。

苏武还知道,黄姐是广西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是台湾佬的第三位老婆。黄姐跟台湾佬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那时已上初中,小儿子正上幼儿园。

苏武有点想不明白,黄姐这么漂亮,文化又高,为什么嫁给那个比她老十来岁的台湾佬?而且台湾佬的大老婆也没离婚,还有一个二老婆是江苏的,在江苏那边生活。

老年人癫痫病诊断
部分性癫痫病怎么治疗更好
怎么治疗女性癫痫病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