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联想笔记本换键盘 >> 正文

【菊韵】老司机(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这个春天将尽的早晨,明媚的阳光向高楼林立的西京市表达出了浓烈的热情。

“在这儿呢。大肥,你终于出来了。我的腿都麻了。”站在道牙旁边的欠欠,冲大肥挥了挥手,甩了一下头。她的披肩发乌黑且泛着光泽,就如瀑布一样,从她后背的一侧垂了下来,挂在丰满修长错落有致的身子上,白皙的脸庞沐浴在阳光里,俨然是一个熟透了的大白桃子。

痴呆呆地盯着她看的一个中年男性,就撞在旁边的电线杆上了,他发出一声低沉的“哎呀”,就用手捂着低下来的头,灰溜溜地走开了,走了十米以后,还回过头朝这边张望。

“急死我了,看你半天没出来,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她嗔怪道。

大肥把一个时髦的碟子头型和下巴上长着一撮黑白相间的艺术家胡子的一张肥大的脸从路虎车的车窗里伸出来,胳膊也就担在了车窗上,然后用蒲扇大的手冲欠欠挥了挥,好像在对太阳打招呼,“怎么会呢。来。上来。”透过车窗,可以看见他用另一只手掌拍了拍副驾驶的座椅。

大肥的名字有来历呢,他本名叫朱正肥。很多女人怀孕的时候,什么也吃不进去,但大肥他母亲怀着他的时候,却一心想吃点肥肉,只是限于家徒四壁,吃肉简直就是痴心妄想,门都没有,不过有一天,苍天似乎显了灵,他爸也有了神通,不知从那里捣鼓来了半斤肥肉,回到家里煮了,肉还没有送到他妈嘴里,他就在土炕上出生了,他爸便灵机一动,给他起名:朱正肥。

但欠欠从来不叫他大名,只叫他大肥,叫他大肥,主要是为了亲切感更强的缘故。

此刻,站在路边的欠欠撅起了小嘴,还把头扭向了另外一边,没有上车的意思。

“好我的姑奶奶呢,还要我请你呀。”大肥开了车门,搭讪地笑着,弓着腰来到欠欠身边,伸手去接欠欠的包。欠欠扭了一下身子,甩了一下胳膊,大肥便不再接包了,而是顺势用手握住了欠欠的胳膊肘子,欠欠的衣服很薄,滑溜溜的,大肥能感到衣服里女性肌肤散发出来的无限魅力。

他们就像在戏台上演出一样,铿铿锵锵地地来到了副驾驶门前,大肥伸出一只手打开车门,伸开另一只手掌,像一把雨伞一样遮挡在欠欠的头顶,欠欠就势坐了进去。顷刻间,浓郁的香水味道就钻满了车厢的每个缝隙。

挂了前进档以后,车子就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大肥便有种偷了东西逃离了现场和警察视线的释然和成就感。

欠欠被车子喷薄而起的速度所左右,她的头朝后一扬,发了声:“慢点慢点,干啥呢,别把人撞了。”

车子的速度在欠欠的话音落下之后降了下来。

“害怕啥呢,我可是老司机呢。”

“哼!不是老司机的车,本姐姐还不坐呢,白坐都不坐,请我坐我都不坐,给我钱让我坐我都不坐。”欠欠任性起来了。

“我知道你有个性,因为我大肥的眼光从来都不会错。”大肥在恭维欠欠的同时不忘赞美了一下自己。

“你就贫吧,就你会说话。”说罢,欠欠扭过头来准备白大肥一眼时,却惊讶得发出声来,“哎呀,你脸上这是咋了?难道柳絮那个母老虎为难你了?”

大肥没说话,用手摸了摸脸和脖子,这才感觉到一股火辣辣地疼钻进心里。

“疼不疼?”欠欠的关心很到位也很及时。

“这有啥呢,碎碎的一件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大肥轻描淡写,一副大男人勇往直前无所畏惧的神态。

“去,哪有把自己的脸弄破的人?你又不是傻子。这个黄脸婆也真是的。”

欠欠咬了咬牙,彻底拉下了脸,望着前方奔跑而来的路面,满脸被人掰了馍馍的懊丧表情。

“也就是你关心我,比有些人强得多。”大肥再次开启了恭维模式。

“还说呢,你早该跟她离婚的。”

听了这句话,大肥神情严肃,似乎以往的很多望事都在眼前漂浮起来了。他不再言语了。

“她没说啥?”

欠欠的话把大肥从回忆中拽回来了,“她说啥呢?有她说的啥呢?他还能把我管着了?”大肥说着,在裤子口袋摸了一阵子,然后扬起右手,亮了亮手中的银行卡。

“妥了。”大肥说。说这话时,他换了方向盘上的手,抹了一把黝黑且棱角分明的大脸,藏在深邃的心里的得意就从眼睛里流露出来了。

“这是咱俩的世界,与别人无关,咱俩就说咱俩的事。”接着,大肥坚定地说。

欠欠望了望大肥手中的银行卡,却更加不满意了,说:“谁家媳妇抠她男人的脸呢?太过分了,太歹毒了。”

“不是给你说了吗,你就说咱俩的事情,好不好。”没有达到灭火目的的大肥有些不耐烦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也是咱俩的事。她欺负你就是欺负我,不是么?这个黄脸婆,给我记着,迟早有一天,我要找她算账。”

“算什么账呢?这里不是坐着这么大一个活人呢么……”大肥说着,还用指头指了指自己的胸膛。

听到手机铃声从手包里响了起来,大肥又向欠欠伸了伸手,“拿过来,包里呢。”

欠欠愣了一下神,转过身,从后排座拿来手包,拉开拉链以后,取出了一个崭新的华为手机,递给了大肥:“新买的?”

“嗯。喂?……”

看大肥打完电话,欠欠再次撅起了嘴,“啥人吗?”

“咋了?”

“你说咋了?没劲。”

大肥看了看手机,明白了,说:“我那个手机不是坏了吗。”

“坏的呢?拿来。”欠欠朝大肥这边伸了手。

“在家里扔着。”

“你怎么不拿出来,修一修还可以给我儿子用呢。”

“他才多大呢,就给他买手机,现在的手机都把孩子害了。我孙子一天到晚就爱玩手机。”

“看把你嘚瑟的,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什么孙子?没有儿子哪来的孙子?是外孙好不好?这里才可能是个儿子,你的儿子,才可能有你将来想要的孙子。”欠欠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我只是要个旧的,就把你吓成那样。啬皮。”

“要旧的干啥呀?要买的话,就直接给娃买个新的算了。”说罢,大肥再次扬了扬手中的银行卡。

“那你把这个手机先给我?”

“不行不行,这是她给我买的。”

“怎么又是她?你丢不丢人?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要一个破女人的东西呢?”

“到了天都市,我给你买一部一模一样的,行不行?”

“当真?”

“看你这话说的,你十八岁跟我到现在,看你哥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么?”

欠欠说:“好吧。”

……

大肥一直认为,女人总是跟金钱密不可分的,如果女人是花,金钱就是水,没有了水,花就会枯萎,没有了钱,女人也一样会枯萎。因为他有“水”,才不会担心欠欠这朵向阳花不朝他灿烂地盛开。

他正在得意,欠欠突然从副驾驶那边伸过手来,抓住了他的裆部,捏了一下后,又揉了一会儿,有些不满意地说:“怎么不见了?没货了?货呢?”

异样的感觉立即传遍了大肥的全身。他没动。他冲她尴尬地笑笑,才板起脸来了,“别闹,没看正开车呢,危险得很。路上到处都是摄像头……”

“你不是说你是老司机么?”

“啥司机也怕摄像头。”

“你跟那个黄脸婆有啥玩的呢,要放到我,就跟喝了腌水一样。”

见欠欠提到柳絮,大肥默不作声了。

“你不是说你看着她都不舒服,不会跟她在一起的么,你不是说是会给我留着的吗。”

“别闹别闹,这不是正开车呢,别弄得有反应了,连车都开不了了。”

“反应?把货给别人了还能有反应?你就骗你自己吧,当我是三岁的小姑娘呢。”说罢,她缩回了手,“给了就给了吧,只是便宜了那个黄脸婆。”

面对过不了的坎,万般无奈,只有拐弯儿了,大肥立即换了一个话题,说:“别说这些了,你赶紧在手机上搜一搜,看咱买个什么车合适。”

“我不看,你说你是不是把货全给她了?”欠欠依然执拗,不依不饶。

“说什么呢,如果给她了,她还能抠我?”

“贼娃子不打三年自招呀,这下终于承认了,我就说了你脸上的渠渠道道是她干的,你还否认,自己承担下来了,你承担的好,我给你竖个大拇指,可是,你忽视女人第六感官的强大那就是自高自大不自量力自取其辱。”欠欠说话跟蹦包谷豆一样。

大肥觉得是自己失了口所致,便不再说什么了。

“到底是为什么呀?”欠欠继续追问。

“不知道。”大肥试图搪塞。

“你就说说嘛,我不生气的。”欠欠忽闪着睫毛,斜着一双大眼睛看大肥,嗲声嗲气地说。

“我说过了不知道的。”大肥抱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心态,装着稳如泰山。

“一点都不坦诚。你到底说不说?你要是不说,我就下车了。”说罢,欠欠阴了脸,抓住车把手,准备打开车门子。

“不敢不敢,车正开呢,危险得很,你说你干啥呢,不要命了?”

“我不管,你到底说不说?”

“那就是一些家里的琐碎事,有啥说的呢。”

欠欠坐正了身子以后,拿出女警察口吻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就为了我孙子的事,多说了两句而已……”

“别孙子孙子的,是外孙,记住了没?”欠欠打断了大肥的话。

“就为了外孙的事情……”

“她就抠你了?她的心真的挺狠的,一个十足的泼妇。”

“柳絮那人你也知道的,其实心并不坏。”

“还不坏呢?看看她做的啥事情就知道了。男人不就是活一张脸呢么,她也是靠这你张脸呢。你还说我知道,我知道什么?你说说这个泼妇为什么给你买手机?”

“手机……”大肥唯唯诺诺起来了。

“让我猜猜吧,为了那个崽子,你俩吵架了,在吵架的过程中,就摔坏了手机,她抠了你的脸,你弄不过人家,就服软了,然后为了讨好她,给她交了作业,她给你买了手机,是不是?”欠欠一副女主人的姿态。

“什么崽子?你要学会好好说话,不要这样子好不好?怎么女人都是这个德行的。”大肥猛地踩了油门之后,又猛地踩了刹车。

“是就是呗,别不承认。人,就是要直面生活,就是要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虽然言辞依旧激烈,欠欠还是低下了头,剥了一颗绿箭牌口香糖,朝大肥嘴里塞,大肥扭了一下头,并没有阻止住欠欠的执着,她的手跟着大肥的嘴唇,大肥的嘴唇到那里,她的手就到那里,硬是把口香糖和她刚做的血红的指甲一起给他塞进嘴里去了。把口香糖吞进嘴里,大肥才尝到了一丝甜味。

“还生气呢?你也不问问咱俩是啥关系吗,也不问问我是啥人吗?我可是有良心的人,你摸摸我有良心没。”说罢,欠欠用两只手拉着大肥的粗大的右手放朝她的胸部放。当大肥感觉到一团软乎乎的东西后,便使劲儿把自己的手拽了回来。

“你还是看看车吧,看看给你买什么车合适。”

“好吧。”欠欠心满意足地说。

“可是,你让我看多少钱的车呢?”欠欠再次扭过头来看着大肥。

“二十万以内的车随便看,看上那款咱买那款。”大肥豪气地说,说完后感觉欠欠没出声,接着又说:“不能再多了。你一个女人,开太贵的车会被歹徒惦记,不安全。要是那一天暴尸在哪个草丛中,我就惨了。况且你老家的人也不懂车,你开再贵的车他们也认不出来,就是认出来了,还会说不知道你在外面干了啥事情了。”

“我能干啥呢?”

“就是呀,啥都干不了又长得这么漂亮,别人肯定说你干啥了。”

“你们家那个老柳绝对不是婀娜多姿的柳枝,而是个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残花败柳。我敢肯定,只要好歹是一个男人,都不可能看上她,当然除过你这个盲人加傻蛋。就她那个年龄那个相貌,那个跟水瓮一样的腰身,想暴尸草丛还得拽着人家男人进去,人家男人可能还不愿意呢……”欠欠咬牙切齿道。

“你咋又提这档子事?你也不要太那个啥了?”

火药味再次浓了起来。

“好好好,不提了,我不提了行不行。唉,大肥,我觉得奥迪A6挺好的,就买高配这款了。”翻着手机,欠欠眼睛一亮,转换了话题。

“就算优惠下来,恐怕也得四十多万呢。给你就买一辆贰拾万以内的就行了。”看表情,大肥明显吃了一惊,“开那么贵的车能干啥?你又不做生意,也不见贵重人……”

“你不是贵重人吗?嗯嗯,我就要奥迪A6,你只说买不买就行,别那么多废话。”

“那是商务车,不适合你的。”

“现在不就是流行小女人找老男人小女人开大汽车吗?街上跑的多的是,我说适合就适合……”

“我是担心身上的钱不够。”

“这我不管。你那么多朋友呢,先问谁借一点,到时候还他不就行了吗。”

“我从来不问别人张口借钱,丢人得很,这你是知道的。”

“你就说买不买吧?你给老柳买的宝马,难道我就开不了个奥迪?我没要求超过她,但也不能差太远了不是?到时候你做生意的时候要是遇到不方便,也是可以用用的。”

听欠欠这么说,大肥咬了咬牙,“那行吧,就买奥迪A6,你再搜一搜在哪个4S店买车比较合适。”

“我也可以不买奥迪的,不过……”

“不过什么?”大肥看着欠欠。

中医有哪些治疗癫痫方法
癫痫早期症状表现
癫痫治疗的费用到底是多少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