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中短发发型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奇石情缘(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大舅家门前不远处的一条经山洪而自然形成的河道里,闲暇无聊的我低着头在细心挑捡着带有传奇性的石头。这是我随同母亲到乡下来最喜爱的一项活动。而这一次是我独自来的,是被大舅妈强迫来的。

在我的全神贯注里,突然看到了一块晶莹透彻、色纹绚丽的小石子,一阵兴奋涌上了大脑。我十分小心地把它捡了起来,放在手心里翻转着,看了又看,好一个神工鬼斧、造型独特的艺术品。看着它,就是一种最美妙的享受!

我把它小心翼翼地放进贴心的衣兜里,轻轻地拍了拍它,喊了句:“宝贝,我爱你!”

“你在说什么?”有些愤慨语气的纤柔女音飘进了我的耳畔。这声音把我吓了一大跳,急忙抬头一看,是一位与我年岁差不多少的跨着双肩包准备过河的女子,站在我的身旁,正杏目圆睁地瞪着我。

离她很近,她很美,美的让我第一次在美女面前心怦怦地跳。她很美,美得让我无法喘息。她很美,美的让我自感形秽。她的美,竟让我开始瞧不起自己了。我不由得骂起自己来:男人啊,见了美女就直不起腰来,你真没骨气。

“怎么乱说话!”她低语怨气了一声。

我慌忙长长地吸了一口最新鲜的空气,满面带笑地对她说:“对不起,我刚才是在对石头说话。”语气好一副低声下气,奴才相。我有点气恨自己。

“神经!”她往旁边挪了一步,好像我真是个精神患者似的。

我忙掏出那块石头,让她看了看,表示确实我是在和石头说话。

她被这个小奇石吸引住了,很认真地端详了一下我手中的还没取名的石头,脸上的温色渐渐消去了,娓声娓气的赞叹起来:“这石头好美哦!”

“是啊,真的很美!很美!”我不由地随着她的话说着,没一点出息。

“这种石头很难遇见的。”她的目光一直留在石头上,很喜爱的样子。

“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吧。”真是鬼迷心窍,我竟然说出连我自己都感到很吃惊的话。是不是天下的男人一见到美女把心都敢掏出来给她,毫无吝啬?

“那怎么行,我怎么能接受?谢谢你的好意了。”她把目光从石头上收回来放射到我的脸上。

那满含笑意的双眸,可真是带着电,我的心在她的目光里开始哆嗦起来。

“我家里像这样的石头攒了至少有五六个,个个还都比这个大,不算稀罕了。这个就送给你吧,也算是对我刚才的失礼表示道歉吧。”

她看看我,又看看我手里的小石头,心里面在犹豫着。

我突然有些冲动,这也许就是男人的本性吧,上前一把抓起了她那纤细白皙的手,把小石头放进了她的手心里。

她的脸红了,忙抽回手去,连同那块小石头一起。

我自己都迷茫了自己,能做的如此豪爽,如此干脆利落。而且更让我自己也无法理解自己的是:奇石送给了她,一点都不觉得心疼,而且心甘情愿,给的理所应当。

她很精心地把那块小石头用一块绢布包裹好,对着我甜蜜地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了,我真的好喜欢!真心谢谢你了,给我这么贵重的奇石。”说着,她从双肩包里取出来一个精美的小盒子,递给了我,说:“这是一个手机小音响,里面有很多好听的歌曲,送给你。虽然不值钱,就算是我的谢意吧!”

我就去像抢一样的急忙接了过来,又连忙的说着:“我特别喜欢听音乐了,真是太棒了!我就喜欢音响,这比石头贵重多了。谢谢你!谢谢你!”

男人啊,面对美女,你可真会言不由衷啊。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大舅妈打来的。

“你给我赶紧回来,一会女家就来了,就知道贪玩,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赶紧回来收拾一下,准备和女家见面!”

大舅妈的嗓门真大,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的。

“你要相亲了,不耽误你了,我有事要走了。谢谢你,拜拜!”她向我挥了挥手,迈着轻盈的步伐,像仙女般飘飘而去。

我的眼睛一直到看不到了她的影子,还是收不回来。

一回到大舅家,大舅妈就唠叨开了:“看看你,看看你,泥水巴拉的,赶紧换换衣服,一会女家就来,人家可是一名公办教师啊,你是工程监理师,门当户对。她家又是咱同村的,知根知底的,她和你是最搭配的了,赶紧去换衣服去!”

我的心还在河里荡漾着,没有收回来,大舅妈的话我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大舅妈气恨得使劲在我的肩膀上敲打了几下,说:“丢魂了是怎么地?”

肩膀一疼,我才惊觉到,惆怅着去换了件大舅妈已经准备好的衣装,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可满脑子依然是那个女孩的倩影,她甜美的笑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吆,青青啊,我的好闺女,你来啦!”

不用说,这是给我介绍的女家了,我没抬头。

“多漂亮啊青青,青青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真惹人喜欢啊!”大舅妈就像给自己相亲一样,满嘴的蜜,“来来来,青青快坐!累不累啊?渴不渴啊?还得让你跑过来,都不好意思了。”

有那么客气吗,只不过是相一下亲而已。我没理会,只管低着头想心事。

“怎么?青青,你认识他?他就是我外甥。”大舅妈的口气有点惊诧。

认识我?我有点好奇了,在这个地方除过我的大舅和大舅妈,我可是没一个人认识的。

我慢慢抬起头,想瞧瞧到底是谁认识我,还要和我相亲?

不看而已,这一看,我的屁股下面像安了一幅高力度的弹簧,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动作之快速,行为之突然,把大舅妈着实吓了一大跳。

“这孩子,你今个是怎么了?打从河里回来就奇奇怪怪的,你这是中了什么魔了不是?”

“是是是你?怎怎怎么会是你?”我有些懵了,感觉眼前的一切好像都是虚无缥缈的。

被大舅妈称作青青的她,此刻脸色通红,像熟透的苹果。

我呆怔怔地看着她,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她和我一样,也在怔呆中看着我。

“你俩这是……噢,我说呢,俩人这一见面的就王八看绿豆的对上眼了,感情你俩认识啊?真是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说今早上屋外的喜鹊怎么就一直叫个不停,原来是天就的一对鸳鸯啊!”大舅妈说越说越开心,嗓门就调越高。

“大舅妈,您就歇歇气吧。”看到她被大舅妈说得愈发脸红了,我赶忙说:“大舅妈,麻烦您去拿点小火罐柿子来好吗?”

“好好好,我这就去拿,我这就去拿!”大舅妈嘴里说着,就是不迈步,嘴里一直不闲着:“青青啊,我这外甥可有本事啦,是个工程师,工资又高。你看看,他人高马大的,多英俊啊,打着灯笼也找不来的啊!”

“大舅妈,您喝口水,歇口气。”我看青青一直就这么低着头,双手揉着衣襟,很不好意思地站立着,心里不免有些怜香惜玉起来,端起一杯水递给大舅妈,嘴里竟不由脱口而出的说着:“原来是青,青,青……”

“青青青的什么啊?话都说不圆了。来来,青青坐下,别站着了,坐下来喝茶。我这外甥啊,那心啊,可善良了,谁见了谁夸啊!”

“大舅妈,您老的火罐柿子还能不能吃上啊?”我再一次催促起大舅妈,让大舅妈赶紧离开。

“好好好,我说青青啊,我外甥可是相中你了,看你这模样,也是相中我外甥了。看你俩这状态,那就是都有共同语言了,都有事业心,而且还有夫妻相,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大舅妈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大舅妈这一说道,我和青青都挂不住脸了,扭捏着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哎吆,你看看我,看看我这忘性,厨房里还烧着水呢,我赶紧去看看,顺便把我整治好的火罐柿子给青青拿来尝尝鲜。你们俩先聊着,慢慢聊,不用急哦!”说着,大舅妈满面春风地走了出去。

“怎么是你?”大舅妈一出去,我赶忙说出了第一句话。

“没想到是你。”她依然低着头,但我能看到她的嘴角上灿开着笑意。

她说完,我忽然没了话语,不知道该怎么说话,该从哪里说起。

默默地沉寂了几十秒的时间,为消除尴尬,机灵的我急忙拿出了她送我的手机小音响,将开关键摁了下去。

音乐欢快地飘了起来,是邓丽君唱的《望春风》:“午夜无伴守灯下,春风对面吹,十七八岁也未出嫁,见着少年家,果然标致面肉白,谁家人子弟……”

听着这首绵绵的情歌,青青的脸愈加红润了。

“青青。”我在这首歌里轻声地叫了一声她,似乎我就是歌里的少年他。

“嗯。”她应了一声,抬起了头,羞昵的看着我。

这个时候的我可以毫不掩饰地大着胆子仔细的端详她了:好一个古典美噢,白皙的皮肤,水灵灵的眼睛,秀气的鼻子,饱满的小嘴,真应了李白老先生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了。

“我们可以出去走走吗?”我陪着小心问她。

“去我们初见的地方吗?”她含着羞容问我。

“嗯,那条温馨的小河。”

我果敢地拉起了她的手,她没有拒绝。

我们手拉着手走出了院子,向奇石出现的小河方向走去……

怎样预防老年癫痫疾病呢
癫痫病的治疗常识会有哪些
儿童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好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