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死亡是什么 >> 正文

『流年-第二影子』青楼问(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锦瑟箫声阵阵响起,青楼女子盈盈飘舞。眉心胭脂痣摇曳,温婉裙袍妖娆。梅花香气袅袅,灯火里的倩影。

——引子

(一)

苏州城里灯火通明,香衣倩影,纸醉金迷,歌声飘飘,雾霭霏霏。

黑暗覆盖了她明亮的双眼,柴房里南北角的墙与西北角的墙对成九十度,而她双手抱着膝盖垂下头。

“哐啷”一声,被锁着的铁门打开,黑暗里走进来一个人影。脚步的回声渐渐地向她逼近,她无助地抬起头。

眼前的女子,提着灯笼,面容凶狠眉宇间多了几分愤怒。

她道:“花大娘吩咐了,要是你愿意接客,那么花大娘可以放你出去。”

她微弱的呼吸被她传过来的话封杀了,是的,她明白如今只是势单力薄。形势逼着她丢掉以前的信仰,半响,她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出声:“告诉花大娘我愿意接客。”

女子的话里有着无尽的讥诮,女子说,没想到你也这么快想通,还真是难得。

她没有理会女子,一直低着头。女子解开了锁链,她步步小心地跟着女子穿过长廊。

由于被关在柴房里的时间过长,她的面容极其憔悴,杏黄的肌肤加上营养不良,走路一摇一晃的。

青花楼里绣球花争艳恐后,姹紫嫣红,生机一片。她径直走过那个花园,阵阵花香飘飘盈盈,温婉妖娆。

她呼吸加重,步子小心紧跟着走在前面裙带飘飘的女子。

女子带她走到一间布置雅观独特充满清香的房间里,女子说:“花大娘,柴房里的姑娘小茶带来了。”女子绕过她身退了下去。

古香木桌旁边坐着的女人,腮红菲菲,丰满结实。想必她就是青花楼的花大娘,花大娘轻轻地抿了一口茶。微微咳嗽几声,很快问她,叫什么名字,来自何方,有什么特长。

她怔了怔:“我叫奈落,来自阳城。和奶娘逃生时,不小心遭小偷被害,丢了锦袋。在和奶娘一起困难生活时,遇到了他,他给我们赏了二两银子。可是他是骗子,把我卖到这儿。”她说完,眼泪宛如断线的珠子。

青花楼的姑娘们都带着嘲笑的眼神盯着她,一股深沉的绝望涌上她心头。

花大娘微微思忖一会,你想留在这儿卖艺吗?和其他的姑娘们一样,尽显特色留住客人。

她心里隐约地听到“接客”二个字,心里钝钝地痛起来,默不作声。

“哼!花大娘花银子买你到这儿,给你已经格外开恩了,别不识好歹。”她抬头恰巧碰上那双灼烧般的眼神,此绿衣女就是带她从柴房里出来的女子——小茶。说罢,小茶气愤地离开,裙带飞扬,很是傲慢。

“奈落,如果你不想接客也可以,但答应我一个条件。”花大娘用威胁的语气向她出声。

“什么条件?”奈落轻呼出声。

“那么你坐上我们青花楼里的花魁,并且琴棋书画样样绝色。”

姑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头发凌乱、面容铁青、裙带肮脏、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气息。姑娘们闻到难闻的气息,纷纷远离她。

“一言为定。”她在那些可使人寸寸成灰的眼神里缓过神来。

(二)

青花楼夜夜笙歌,琴曲轻昂,格外动听。

青花楼有很多阁,但只有一个胭脂阁里的姑娘们只卖艺不卖身。凡是进入胭脂阁的姑娘们各个技艺超脱,诗词歌赋妙笔成花。越是这样的严格越让其他阁里的姑娘们很是羡慕,从而也引发了勾心斗角,明争暗斗。

奈落自从答应花大娘不接客之后,花大娘安排了师博,教之各门功课。奈落慧质兰心,学习得很快,没用多长时间课业完美结束。

七夕一天,烟脂阁里赢来了一年一度的寻举“花魁”大赛。各个姑娘们更是用尽了心思,无论是打扮还是诗词到舞曲,都准备得很是充分。

胭脂阁里坐满了来自苏州城有名的官员、商家、秀才、书童、公子等。

胭脂阁内彩灯招摇,飘飘盈盈,满是华丽。

花大娘扭动着丰满的身材走向台中央,“各位爷,今天是我们青花楼——胭脂阁一年一度的甄选,我们将选中才艺出色的姑娘供各位爷享用。”

花大娘刚一说完,台下面掌声连片,很是期待这次的甄选。

只见从台上走出来一位姑娘,穿着淡蓝色宫罗裙纱,雅观高贵,杏眼里韵着一池秋水,很是明亮。琴声袅袅,舞姿飘飘,歌声轻扬而动听。这个女子就是胭脂阁的一号花魁——香兰姑娘。香兰姑娘很是神气,如腊月的梅花傲然怒放,让台下的公子叫好声阵阵。

正在这时,台上又出来了个女子,眉如远山含黛,面色干净,动作轻盈富于灵性。她穿着绣花粉红色衣裙,脸上涂脂抹粉,很是妩媚勾魂。胭脂阁的乐器师配着曲子,她像一只扭曲的蛇裸露着纤细的腰肢,时而左转,时而右晃,节奏很是轻快。

奈落坐在一旁怔怔地望着各色姑娘们绝活,深深的忧虑涌上心头来。她轻盈地走上台去,锦缎裙摩擦成好听的声音,和着乐曲,如西域的驼铃声,阵阵美好,轻脆。灯火摇曳,笛声叮咛,琴声更是如泉水汩汩流出,很是让人沉静。奈落的头上戴着一支莲花,花开两朵,各自争艳。越发地衬托她的怡人轻柔。

花大娘的眼底满是笑意,胭脂阁里其他的姑娘们更是面目狰狞。奈落顾不了那么多了,为了以后不接客,她也要卖弄着自己独一无二的才华。眉心的那粒胭脂痣更是温婉妖娆,台下的掌声唏哗。有些客人竟然看她如痴如醉,眼神迷离。

一曲完毕,奈落福了福身子,退下去。

花大娘走上台去,“各位爷,今天青花楼胭脂阁的花魁是——奈落姑娘。”花大娘宣告完毕。

台下的坐客更是眼光灼灼,赞叹声络绎不绝。

那些青楼里的姑娘们更是面色凝重。是的,卖艺不卖身,这是青花楼里多少姑娘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被一个刚进来不久的女子夺去了,她们心中的怒火无处诉说,一时间所有嫉妒慢慢浮上来。女人的嫉妒是一把利剑,刺穿心脏,毫无痕迹。

(三)

奈落园子里的簇簇繁花缀满枝头,各个都在喜庆地闹新春。奈落起身走在园子边上,赏花看月。

旁边是小水,端着桂花白玉糕、莲藕青香玉糕、芷茗绿豆糕。三种糕点融合在一起,香味溢出来,很是让人眼馋。

奈落看向那些花朵,铮铮响响的美艳,她摘下一朵,闻了闻。把它捏碎,绿色的液汁顿时沾染了双手。

十岁那年,父母生下她,给她取名叫——奈落。少年的她体弱多病,父亲给她找了阴阳师占星,结果道士说她是红颜祸水,身边所有的人被她连累,终将逃不过死亡。后来,父亲和母亲相继生下弟弟和妹妹。那时奈落和奶娘住在阳府的西南角湖心上,一条湖与阳府真正隔离起来。幼年的妹妹和弟弟去湖心玩耍,不小心溺水身亡。父亲相信了道士的蜚语,把奈落和奶娘赶出家门。从此奈落和奶娘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两个人孤苦伶仃,生活异常艰苦。后来奈落又被卖到青花楼。奈落说完眼神里有无限的凄楚,刚要回头。一张陌生的脸孔映入眼帘。

他穿着杏黄衣服,眼神里略带忧郁,面部安祥,腰间挂着一个有龙的玉佩。一看便得知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

“奈落姑娘,在下是安子浩。今天想请姑娘唱支舞曲。不知姑娘可否赏个脸?”安子浩满脸企求。

奈落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这样的男子应该妻妾成群。这样的男子随便进出青花楼,可见与花大娘的关系非同一般。

奈落略微思索了一下:“这位公子,不好意思,奈落不能做主。”奈落福了福身子,准备离开。

这时安子浩嘴角多了几分坏笑:“奈落姑娘,请留步。姑娘的阁亭在下全部包了,以后会随时出入。”

奈落感觉到身后冷风骤然吹起,凉凉的感觉。

回到阁房里奈落辗转难眠,眼前全是安子浩的身影和几丝不经意的言语。

身旁的小玉“卟卟”地发笑,抿嘴而笑一向是小玉的专长。

“小姐,你又想起那个安子浩了吧,安公子对小姐情有独钟。”小玉明眸皓齿,面色十分雅丽。

奈落无力地摇了摇头,缓缓而出:“小玉,你就知道取笑我。人家安公子可是富家公子,那能看上我们这些青楼女子?”

小玉,拿了些上好的火龙果走到奈落的眼前,“小姐,你知道吗?那次你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安公子看着陶醉,他是台下最沉默的一个,也是最欣赏小姐的一个。”

奈落听到小玉这样讲,脸不自觉地红润起来。“小玉,以后不要再提安公子了,奈落只一心想着寻找奶娘,然后找个一心一意对我好的良人,和奶娘过完一生。”

“要是安公子,为小姐赎身,那小姐会跟安公子吗?”小玉的轻言询问,越发让奈落心里感到无尽的凄凉。

忽然这时,琴声悠悠,曲音袅袅,笛声萧然。

奈落凭着直觉走到琴声发出的地方,看见安子浩一脸清朗的笑容。在那里拨动着古筝,清脆的乐器声划破天空,飘荡飘荡。

(四)

风吹进梅花香气,沁人肺腑。奈落穿着锦绣宫罗衣裙,青丝上一头粉色的小花瓣,妖艳唯美。柳叶眉儿,如雪肌肤,浅浅的笑容露出洁白的牙齿。清扬脆丽的琴声慑人魂魄,奈落微微迷醉这样的夜晚。安子浩轻捷地走过来,从奈落身后搂住她,奈落感觉心砰砰直跳。

“落落,我为你赎身,我带你离开青花楼。”安子浩宠爱地看向奈落。

“可是奶娘,奈落还没有找到奶娘,不能跟公子离开。”奈落娇嗔地看向安子浩。

安子浩满眼笑意,“放心吧,落落,我会命人找到奶娘。”

听到“命人”两个字奈落心里不断地思考有关安子浩的身份,只有一些富家子弟,或者一些王爷才会用“命人”,而如今站在旁边的男人,竟然命人找到奶娘。奈落越想心里越凉凉的,安子浩给的真实总有一天会消失。

安子浩从背后绕到奈落前面,俯下身吻奈落。奈落感觉一阵眩晕荡漾起来,覆盖全身。安子浩抱起奈落放进软榻上,那些粉红色的帷帘渐渐垂下来,红烛摇曳。安子浩脱下奈落如丝的晨缕,散开发辫,一粒粒解开纽扣,柔滑的丝绢从肩上轻轻滑落,白皙的肌肤裸在微微潮湿的空气里,铺天盖地地缠绵降落。一时间,奈落所有的不安都隐隐退去,唯闻余香袅袅。

奈落齿白唇红妖婉动人。而安子浩眼底眉梢满是笑意。帷帘轻幽飘曳,两只鸳鸯交颈嬉戏。

软榻上一朵鲜红的莲花,艳丽地绽放开来。

奈落脸悠悠微红,紧紧地依在安子浩的怀里。

“落落,我爱你。”安子浩满是深情。

“子浩。”奈落呢喃着。

那一夜软香温玉,微醺迷醉,绢丝纱裙,疾风落花。

第二日,有个陌生的男子找到安子浩,在他耳边低低诉说几句,便匆匆离开。

奈落和安子浩都在翠亭阁里赏花,奈落丝帕香袋,淡粉披帛。满园子海堂花,蝶蜂环绕,金艳缨络。

“落落,等我,一定要等我,我回京处理点事情。处理完马上来接你入宫。”安子浩说完,轻轻地吻了吻奈落。

“子浩,你什么时候回来?”奈落很是难过地道。

“落落,我五天后会回来,你不要乱跑动,乖乖地等我。我已经给花大娘万两黄金,替你赎了身。”

安子浩离开了,安子浩为奈落赎了身。所以这些日子奈落很是轻闲,就等着安子浩回来,带她离开。

奈落等安子浩的第一天,桂花满地,香气扑来,沁人心脾。奈落为安子浩绣了一个锦囊。

奈落等安子浩的第二天,蔷薇花妖艳,奈落衣鲜华丽,奈落为安子浩题写了一首诗词。

奈落等安子浩的第三天,院子里的天堂鸟鸣叫,很是清丽悠扬,奈落吃了贴身丫头小玉的玉香糕点。

奈落等安子浩的第四天,奈落收拾了自己回京用的衣衫,等待着安子浩带她离开。

奈落等安子浩的第五天,奶娘回来了,可是安子浩没有回来。

奶娘说,从前,伯牙抚琴,子期聆听,一曲高山流水,成就了一段佳话,海内知音,天涯彼邻,子期亡,伯牙摔琴而哭,因失了知音,所以即使再弹琴,也是歌不成歌,调不成调……

奈落心里空荡荡,附了许多的苍凉般,凄婉不堪。

(五)

这一天,花大娘招来所有青花楼的姑娘们,说是到山上的山神庙烧香。

姑娘们都衣香倩影,很是华丽光鲜。

花大娘,和众多姑娘们都步子轻快。奈落扶持着奶娘,紧跟着前面的队伍。

散散两两的人群,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平时青花楼的姑娘们根本很少出门,如今集体出动,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情了。

一位卖茶叶蛋的白胡子老者说,红颜祸水,定时难逃劫难。

他刚一说罢,花大娘面色凝重:“不想死的,快点给我跟上。”

奶娘是被安子浩命的人从山寨里救出来,安子浩兑现了他的承诺,替奈落找到了奶娘。

青花楼的姑娘们大致行走了数个小时,到了山神庙的一个岔路口。

这时,花大娘神色匆匆,“各位姑娘们,快快逃难吧,大家不要浪费时间,直奔漠河北极,到那里去找一个叫青天的姑娘,她会接应大家的。”

姑娘们面面相觑,脸上无尽的诧异。

花大娘说:“替奈落姑娘赎身的安子浩公子,就是当今新登基的皇上。那次他匆匆离开,他的哥哥安子生被刺客行刺。听说刺客就是我们青花楼离开的一号花魁——香兰姑娘。这样一来,我们青花楼也脱不了关系。皇太后下了密旨,血洗青花楼。”

济南治疗癫痫病医院
乐山癫痫病治疗中心
西安市癫痫病医院有哪几个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