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绍兴车辆违章 >> 正文

【流年】包容(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是一片雪花,而你是一朵梅花。我离开苍茫遥远的天空,为你飞舞飘下。我心晶莹无暇,独爱你红尘奇葩,那一朵风中摇摆的娇艳,是我追寻的梦啊,我为你飘洒,你为我开花。迎着萧萧北风,吻你红红脸庞,一缕幽香暖天涯。我为你飘洒,你为我开花。此生有此一刻,与你相依相偎,何惧阳光来融化。——题记

改革的号角刚刚在华夏大地奏响,就像扑面的春风吹向了鄂西北农村的每一个角落。神龙架下神农村的村民们正在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而走向脱贫致富的道路。

神农村虽然交通不便,这里的人们正在努力地改变这里的环境。山脚下有一道弯弯的小河叫还乡河,给这里的孩子们带来了一些快乐。每到春天,河里石头缝里长着一丛丛鲜绿的水草,时而有鱼儿在水里欢快地穿梭,孩子们成天下河去洗澡摸鱼,鱼儿倏尔就藏在了石缝或草丛间,怎么也寻它不着。

刘亚飞兄妹几个就是在这河里玩乐长大的。她在河里洗完衣服,就往家里走去。

这几日,她心里很烦闷,是家里的事。

刘亚飞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弟弟。大哥三十多了,在众亲戚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说到一个比他小九岁的嫂子。二哥自小聪明伶俐,长得英俊潇洒,就是有些不务正业。两个弟弟还在读书。两个哥哥相继结婚都想甩脱大家庭的负累独立单过。亚飞爸是农村那种读过十二年书,但脑子里还残留着封建保守思想的人,典型的孔乙己形象,认为分家没有脸面坚决反对。亚飞就做爸爸的工作:“就让哥哥嫂嫂单过吧,树大分叉人大分家是正常的,不存在丢不丢人。”亚飞爸就拿“那你两个弟弟读书谁管!你管?”来要挟亚飞。亚飞看到即将老去的爸妈,不忍心让爸妈为哥哥嫂子分家单过而伤心,更重要的是只要两个哥哥有个稳固的家庭,就答应爸爸担当起了两个弟弟读书的重任。

身材苗条、心地善良的亚飞中专毕业刚参加工作,在心里暗暗拟定了计划,她决心用实际行动来兑现对爸爸的承诺。头两年亚飞把自己的工资除了供弟弟读书外全部攒着,拿去还清了父亲在信用社的贷款。又看到别人都盖起了新房,自己家以前虽然房子多,一家分成了三家就不宽敞了。她心想,既然答应爸爸挑起家庭的重担,既然爸爸妈妈辛苦养育了自己,自己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大山吃商品粮的女娃,怎么也得改变家庭的面貌,让爸爸妈妈和弟弟不再住得这么拥挤。于是,克扣自己,不和同龄人比吃比穿,决心攒钱盖房子。又三年,她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补贴家里,盖起了四间房屋,一家人终于住进了宽敞的房屋子。

不久,二哥因在一次盗窃中被公安局拘留半年有余。亚飞托人打听,跑关系、找门道让二哥早日被释放,事后对父亲说,等二哥释放回来后,自己准备结婚。亚飞早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因为家里的这些事情一直放着没提。亚飞爸也没有说什么,亚飞以为爸爸默许了。

农村的习俗,作为有儿子的家庭,女儿是不能永远留在父母身边的。可慈爱善良的母亲想到女儿能干又有孝心,怎么也舍不得女儿出嫁,很想让亚飞招婿留在自己身边。亚飞第一次违背爸爸妈妈的意愿。

地处高寒山区的神龙架,一到冬天,河水沿着河底的石头形成一圈一圈的水潭,上面结了一层薄冰,在朝阳的映衬下,远远望去像雪亮雪亮的镜子闪闪发光。就在这个冬天亚飞的二哥终于释放了,亚飞准备和心爱的男友俊辉结婚。正当亚飞准备办理结婚手续的时候,没想到爸爸千般阻拦,万般要挟。

亚飞让二哥代自己到村里开了结婚证明,顺利的办理了结婚手续。按规矩双方父母必须见面商量孩子们的婚事。当俊辉的爸妈来到亚飞家,亚飞爸想到自己的两个儿子结婚,都是自己掏工钱请木匠,到两个儿媳娘家把嫁妆打好后,黄道吉日那天直往家里抬,看似两家都很风光,其实内幕外人哪知。如今自己嫁女儿还是照老路走,再说自己的女儿这么优秀,不让对方出点血觉得太亏了。于是,打着为亚飞办嫁妆的幌子要对方拿出一千元的彩礼钱。在那个都比较困难的岁月,一千元不是个小数目。老思想的爸爸还是不了解前卫的亚飞,亚飞是受过教育的人,她看到哥哥们的婚事既麻烦更让人心累,觉得根本没有那个必要。她更懂得“好儿不要娘天地,好女不穿嫁时衣”,她还想到自己家刚刚盖了房子,俊辉也帮了自己不少忙,妈妈拖着病恹恹的身体勉强才把房子盖起,自己年龄也不小了,再说俊辉在家也是最小的,他爸爸妈妈年岁已高,亚飞也不忍心让俊辉年老的父母为俊辉的婚事操再大的心了。更重要的是亚飞不想婚后让婆家人揭自己的短,把话柄留在婆家人手里。就说不要爸爸妈妈为自己操心,不要嫁妆,以后自己有钱了想要什么自己买。

亚飞话一出口,这伤了亚飞爸的大脑筋。亚飞爸当着双方人的面却说:“亚飞,反正你已经领了结婚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走吧,你今晚就和俊辉走!”

亚飞的心好像裹着还乡河上的冰块一样,被割得生疼生疼的。脸上的泪珠无声地往下滚落,她含泪忍着心痛终没有迈出那一步。

事后,俊辉问亚飞:“你当时怎么不走?你对家里是有贡献的,你爸还那样对你,换了我,立马就走!”

亚飞妈也说:“亚飞,你真是我们好女儿,你爸说的是气话,我生怕你当时冲动真走了!”

亚飞懂爸爸的话,那是激将,也是自己伤了老人的心。作为女儿,哪能就在双方父母在场随俊辉一起走呀!那样,自己的爸爸会更没有面子!她只能让泪默默往心里流。

没有婚礼,没有亲人的祝福,亚飞和俊辉这对相爱的年轻人这样默默地就算走进了婚姻的围城。

亚飞没有一丝新婚的快乐感。第一次回到俊辉家去过年。腊月二十八,亚飞的两个嫂子来到俊辉家,说是来接亚飞和俊辉回家过年的。嫂子还悄悄递给爸爸写给亚飞的一封信,信中的每句话都像一根根针扎进亚飞的心里。亚飞在家经常给侄儿侄女们买衣服买吃的,两个嫂子也经常给亚飞做布鞋穿,感情很深。幼稚的亚飞,大姑娘出嫁第一次,看到两个嫂子来接自己回去,想也没想就赶快到寝室把自己的衣服统统捡好装进小竹篮里准备随嫂子回家。俊辉看见了说:“你当真跟嫂子回去呀?你想好了?”这时亚飞才想到自己走了,俊辉怎么办?吃罢饭,俊辉爸妈心疼亚飞,就让俊辉陪亚飞随两个嫂子一起回家了。腊月二十九(就是三十)在哥哥嫂子的劝说下,亚飞爸以一句“要走就走吧!”打发了两个孩子,一路上,亚飞和俊辉没说一句话。

一天亚飞帮婆婆洗碗时,一不小心打破了一个碗。亚飞觉得好没面,婆婆却说“没事!不就是一个碗嘛!反正都旧了,打了我不心疼!”婆婆的话让亚飞好温暖好感动。亚飞只记得自己从小时候起,每打一次碗小到被妈妈责备大到挨打。亚飞心想:这婆婆怎么就和自己的妈妈有这么大的区别呢?难道结婚了就会受到优待?结婚了,自己就成了大人?因为大人不挨吵!

俊辉家也有两个哥哥,大哥俊华和大嫂在县城工作。只有二哥俊云和二嫂菊子在父母身边。每年父母生日,大哥俊华就提前回家看望父母,又是买东西又是给钱,也给俊辉兄弟俩做了个榜样。

那年夏天,天气格外的热,蚊子也特别的多。亚飞第一次到俊辉大哥家去。大哥出去卖西瓜,只听大嫂恶狠狠地说:“你狗尾巴被门卡住了?”看见大哥转身关门,亚飞才知道大嫂是吼大哥出去不关门怕蚊子飞进来。亚飞压根儿没敢笑出声来。尽管大嫂说话不给大哥留面子,性格开朗大度的俊华大哥已经习惯大嫂的刻薄与刁钻了,根本不把大嫂的话放在心上,每次嘴上说“好好好”、“是是是”,可行动上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亚飞结婚后,只是纳闷,大哥大嫂怎么不回家过年?

俊辉爸妈每年必定要去县城两次,那是大嫂和侄女小敏生日,俊辉的妈妈总是提前熏好豆腐干和腊肉拎上鸡蛋,亲自给他们送去。不管大嫂对俊华有任何的怨言在父母面前发泄,俊辉爸妈都不会生气,都是笑脸听着。

那年月,虽然困难,但人都敬业,总是先把工作干好再考虑私事,亚飞就是这样的人。婚后的亚飞一想起自己结婚心就疼,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有了身孕,又怕影响工作,干脆做了人流。俊辉妈和二嫂菊子来看亚飞。菊子看见亚飞家放着一部缝纫机,眼红了,心想:“我好早就想要部缝纫机,自己与俊云结婚四五年了,孩子都两个了,天天在家伺候一家老小,也没见婆婆和俊云给自己买部缝纫机呀!”回家就闹分家。她不知道这缝纫机是同事小魏借在亚飞这儿的。尽管大哥俊华回家做了二弟俊云的工作,说“家里就你们和父母在一起,俊辉两口子也不在家,分什么家,将来家中的一切不都是你们的!”这也恰巧暴露了菊子就是那种见不得穷人吃块肉的嫉妒心理。父母考虑到自己年老了,做不动了,他们是怕我们两个老人成为他们的累赘,为了老二一家和睦,分就分吧。自己现在还能自食其力,等老了实在做不动了,三个儿子不会不管我们的。就这样,没有吵闹,没有请人作证就算是分家了。大哥离得较远,父母和俊辉算是一家,平时俊辉和亚飞在单位,家中也只有父母两位老人。

俊云的大儿子小虎从自从妈妈生了弟弟,就跟爷爷奶奶睡。虽然分家了,吃饭睡觉仍然在爷爷奶奶家。仍凭菊子怎么哄,小虎就是不回去。那时候缺饭吃,俊云也是个豁达之人,每月就给爹妈十斤粮食,算是小虎的口粮。

节假日亚飞一回家就帮婆婆做饭、洗衣,深得公公婆婆的喜爱。婆婆每次都说:“飞,你做的饭好吃,今天还是你做饭!”临走时,婆婆总是端出早已准备好的鸡蛋、瘦肉让亚飞带上。

菊子没有读过书,一句话不对她路,就像孙猴子的脸——说变就变。一天菊子心情不好,对俊云说:“你一个民办教师有什么前途,一个月能拿几个钱!家里这么多活儿,我一个人做不过来,还不如回来和我一起种地养家。”俊云知道菊子的脾气,如若不听,她就会又哭又闹的抱着小儿子出走,害得全家动员到处找。没办法,俊云只好忍痛割爱放弃工作回家一门心思的和菊子种地过日子。

一天大哥俊华回家看望父母,顺道叫上了亚飞,亚飞刚好穿着一件新买的红色毛线外套。菊子看见了,当时就把脸拉得老长,阴云马上挂上眉稍。从此,亚飞每次回家专拣旧衣服穿。

辞掉工作的俊云在家觉得很无聊,加上菊子成天不是这事就是那事的唠叨,随着孩子渐渐长大,俊云和菊子商量孩子要读书,在家也没有经济来源,听说山西煤矿很好挣钱,自己也想出去打工,菊子不同意。一天村里来了一位卖衣服的货郎,菊子相中了一套,俊云说“等有钱了再买。”菊子火气来了,破口就骂:“你有啥本事?你看看大哥和俊辉,对大嫂和亚飞多好,你们不是一个妈生的吗?怎么有这么大的区别,连衣服都给你女人买不起叫什么男人!”俊云心里明白如若硬和菊子作对,那菊子不是哭就是跑,干脆任菊子撒气。一周后,菊子气消了,为了避免消烟,俊云没对任何人说就偷偷跑出去打工去了。菊子在家就把气撒在公公婆婆身上说“有娘养,无娘指教的货!”公公婆婆是大度厚道的两位老人,是自己儿子俊云做的不对,既使出去打工,怎么也该对家人讲明再出去。偷跑,叫什么男人,真的是对不起菊子。任凭菊子在公公婆婆面前怎么挖苦、谩骂俊云,公公婆婆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也说“是俊云的不对!不怪菊子,叫谁都会生气,是我们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每当这时,菊子也没什么说的了。擦干泪,该做啥还得做啥。

这俊云虽说是偷偷出去的,在井下挖煤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那时候通讯困难,俊云一走就是三整年。这三年中俊云没有给家里写过信(因菊子不识字),只是学生上学和过年的时候给菊子带些钱回来,也只是够菊子用,其余全寄给大哥给存着。

山里人离不开山。一到秋天,农村人都到山上的把落叶刨回来垫猪圈牛栏,猪粪牛粪又能肥庄稼。一天俊辉爸说到山上刨些树叶回来垫猪圈,等亚非把午饭做好了还不见俊辉爸回来,当她到猪圈里看时,自己家的猪圈才放了一旦树叶,菊子嫂猪圈倒是有两担叶子。亚飞有点想不明白。吃饭时俊辉爸却说“你嫂子的猪子都睡在水里好长时间了!”两位老人总是这样无怨无悔地担待着默默无闻地照看着菊子和两个孩子。

菊子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虽说性子不好,看到两位老人是真疼自己,行动中却是很依赖敬重两位老人的。每次只要有客人,都会把两位老人喊过来一起吃饭。每次对俊云的气在公公婆婆面前撒过了也不记恨公公婆婆。不管菊子怎么撒气,两位老人都不会与她计较。有时候亚飞真替两位老人感到冤枉,但两位老人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不往心里去。亚飞觉得这样宽厚的老人实属少见!

俊云偷跑出去打工,全村人都知道,也知道菊子的脾气。一天全家太太(俊辉喊‘太太’的长辈)与俊辉妈谈及俊云与菊子时,问道:“菊子那么会吵会闹,你们受得了?”

亚飞婆婆说:“我们是老的,老的不吃住受住,还叫老的呀?!老的,就要吃得受得!”亚飞听后一股敬意之情油然而生。同时想到了自己,如果自己将来做了婆婆能不能做到我婆婆这样呢?

癫痫病对男人的危害是什么
女性癫痫病怎么治疗好
脑外伤癫痫的护理工作有哪些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