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哮喘病因 >> 正文

【 雅韵】天堂“谎言”(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蓝菲儿失眠了,严重的失眠了,这在她的经历中还从未出现过。

为了娅娅的嘱托,她苦苦坚持快半年了,可这何时才算是个头啊?

蓝菲儿是一个十分固执任性的女孩子,轻易不会应承什么,也轻易不会改变什么。尤其是一旦承诺 的事情,她一定会坚持到底的,不管发生什么,她都不会半途而废,失信于人。

蓝菲儿就像一个颈椎病患者,一闲下来,就仰着头瞭望天空,又多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就是在她失眠的时候。她想对娅娅说,自己快要坚持不下来了,她想请娅娅原谅她一旦坚持不下去,一定不要怪她。因为这半年来,她实在太难熬了,太痛苦了,太愧疚了。以自己的性格和为人,从小到大都没撒过谎,如今都成年人了,却每时每刻为撒谎而犯愁,吃不香,睡不着,都快神经了,再这样下去,她觉得自己早晚会崩溃的。

可是每当她仰望天空的时候,娅娅总是无言以对,还是那么恬静、那么单纯的看着她,就像平常一样,不管她胡闹也好,发火也好,娅娅从不与她争执和辩论,天大的矛盾从来都是一笑而过。

哎呦,娅娅,我都快愁死了,你就说一句话吧,放过我吧,我真的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差不多了吧,我的好娅娅……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平时大大咧咧、无忧无虑的蓝菲儿如此痛苦纠结?事情还要从她出国留学说起。

在法国里昂留学期间,蓝菲儿属于半工半读那种留学生,学费家里出,生活费自己挣,所以蓝菲儿经常到各种餐馆打工挣生活费。蓝菲儿与娅娅就是在餐馆打工时认识的,原来她们都在同一家艺术学院上学。后来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就干脆搬到一起住了。同吃同住,同上学同打工,亲密的像一个人似得,就是那种特铁的哥们儿、闺蜜。

可是半年前,娅娅突然被检查出来患了一种很严重的白血病,前后不到一个月,娅娅就走了。这一点别说蓝菲儿预料不到,连娅娅自己到死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娅娅病危时,艺术学院和医院方面要通知娅娅国内的家属,被娅娅坚决拒绝了。奄奄一息的娅娅哭着请求不要这样突然的通知家人,因为娅娅家里只有妈妈。娅娅是单亲家庭长大的,父母在娅娅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娅娅是妈妈含辛茹苦带大的。娅娅说:妈妈根本经受不了自己唯一的女儿在异国他乡患重病去世的消息……

娅娅走了,在没有亲人探望和送别的情况下悄悄的离开了人世,在娅娅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的只有蓝菲儿,蓝菲儿也就成了娅娅向这个世界告别的唯一的人。

临死前,娅娅向蓝菲儿说出了自己的嘱托,那就是在她死了以后,希望蓝菲儿像她活着时候一样,每个星期给她妈妈发个信息报个平安,说说话,尽量让她妈妈晚点知道她的死讯。

蓝菲儿在极度悲伤的情况下满口答应了娅娅的嘱托。好在因为时差和经济问题,母女俩很少通电话,从娅娅出国一年间,只是在最需要的时候通过几次时间很短的电话。而且母女俩约定,每次通电话都由娅娅来定时间,也由娅娅打过去,道理很简单,因为娅娅的时间不好确定,而且随时会有变化的。

这就是让蓝菲儿痛苦纠结了半年的事情,以娅娅的名义,每周对着一位不曾见过面、根本不认识的阿姨编造“谎话”,用欺骗来安慰她……蓝菲儿知道,她是为天堂里的娅娅传递信息,可娅娅什么都不会说了,这天堂“谎言”,都由自己挖空心思来编造。

娅娅安心的走了,因为她非常信任自己的好朋友蓝菲儿,一定不会辜负自己对她的信任。可她哪儿知道,这真是苦了天天为编谎话而烦恼的蓝菲儿了。为了使国内的娅娅妈妈不产生怀疑,为了变着法儿的使患病的阿姨开心,蓝菲儿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她觉得这比考个学位都难啊。

在这半年与娅娅妈妈信息来往的过程中,蓝菲儿感觉娅娅妈妈是一位文化素养蛮高的人,不像娅娅讲的只是个小生意人。妈妈做生意完全是为了送娅娅出国留学,要不妈妈才不这么辛苦挣钱呢。后来由于积劳致疾,妈妈患上严重的心脏病,生意也停了。好在过去做生意还赚了一些钱,足够供娅娅留学和妈妈生活的了。

蓝菲儿印象最深的是,娅娅妈妈不仅很关心娅娅的学业和生活,还时不时很关心娅娅的感情问题。因为娅娅和自己一样,为了出国留学,在国内大学毕业后,又折腾了两年才出的国,作为女孩子岁数早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有一次,娅娅妈妈又谈到娅娅感情的事,说:娅娅,如果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身边要是有合适的中国男孩子,也可以留意一下,有好的,可以先处着,这样学习和感情两不耽误啊……

那天正赶上蓝菲儿心情不错,也忘记了自己是在“装”娅娅,凭着自己的性子回复到:妈妈,我在努力了,有时候比学习还努力啊……可是那也得有一个慧眼识珠的小男生出现啊,是不是?你知道的,在法国,黄发碧眼的帅哥满大街都是,可黑发黄肤的傻小子还真是少的可怜……不管是校园还是大街上,凡是我觉的长得像你未来女婿的中国小伙儿,我都紧跟上一步,可人家身边总有女孩儿挽着呢……你不是老教育我嘛,决不打别人东西的主意,我只好忍痛割爱了,哈哈。

这条信息刚发出,蓝菲儿就后悔了,娅娅什么时候用这种无厘头的调侃和她妈妈说过话啊,这不露馅了吗?果不然,马上信息就回过来了,说:娅娅,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跟妈妈贫嘴了啊,看来你在国外真是变化不小啊,和以前说话就像两个人似得……蓝菲儿赶紧回复:妈妈,我是和你开玩笑呢,想逗你开心啊……总算给圆过去了,打那儿以后,蓝菲儿再没有犯过这样的低级错误,老老实实地学着乖乖女娅娅的口气,给娅娅妈妈发信息。可是依照蓝菲儿的性格,估计她再怎么学娅娅的口气,恐怕也很难做到十全十美,再加上她又不是那种做事细腻周到的女孩儿,漏出破绽在所难免啊。

蓝菲儿与娅娅妈妈的信息往来相安无事的又继续了一段时间,转眼就到了放暑假的时候了。这天,蓝菲儿来到安放娅娅骨灰的地方,她轻轻擦拭着娅娅的骨灰盒,摆上鲜花和娅娅生前最爱吃的圣女果,然后站在娅娅遗像前,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娅娅的遗像。娅娅的眸子还是犹如生前那样纯净无瑕,天真无邪,惹人爱怜。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彼此的性格爱好都很了解。娅娅属于内向文静的那种女孩儿,蓝菲儿属于外向大方的那种女孩儿,两个人的的性格正好互补,相处融洽。

今天蓝菲儿来到这里,是想告诉娅娅,她不想再这样瞒下去了,娅娅生前的嘱托她已经完成了。如果再这样瞒下去,对娅娅妈妈的伤害会更大,甚至达到无法收场的地步。她已下决心带着娅娅的骨灰回国,当面向娅娅妈妈说明一切,如果需要她会休学一段时间,陪着娅娅妈妈度过这艰难的时期。

蓝菲儿在心里对娅娅说:娅娅,原谅我的决定吧,谎言终归成不了现实,你走了,永远回不到妈妈身边了,这是事实,谁也无法改变。我觉得,再这样瞒下去,就不是对阿姨的安慰,而是残酷和伤害了。娅娅,我带你回家,去看妈妈,好吗?遗像中的娅娅静静的看着蓝菲儿,那清澈的眸光里仿佛有泪花闪动……此时,蓝菲儿也早已泪流满面,她蹲在地上,失声抽泣,她心里不住的呼喊:娅娅,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啊……想想就要见到娅娅妈妈,蓝菲儿的心像被刀绞似得疼痛难忍。

办好一切回国手续,她把娅娅的骨灰盒和娅娅的遗物,装在一个大旅行箱里,就在临出门的时候,她又觉得哪儿不对,想了想,她又重新打开旅行箱,从里面把娅娅的骨灰盒轻轻拿了出来,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她用一条深色的大围巾将骨灰盒包裹好,一手拉着那个大旅行箱,一手抱着娅娅的骨灰盒,肩上还挎着自己的旅行袋,就这样,出门,登记,回国了。

娅娅的家在中国北方一个小城市,既不是什么旅游胜地,又不是繁华都市,是一个干净而安静的地方小城,人不多,车也不多,也没有多少高楼大厦,连主要街道都不是那种特宽的大道,很缺乏现代城市的元素,给人一种怀旧的、朴素的、简约的老式小城的感觉。蓝菲儿喜欢这种感觉,无修饰的朴实无华,无喧闹的宁静安逸。原来娅娅就是来自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怪不得娅娅身上会有那样一种天然古典的气质,性格里会有那样一种悠然沉静的韵味。

按照地址,蓝菲儿找到了娅娅家居住的小区。娅娅家住在一栋楼的一楼,她以前听娅娅说过,原来她家是住在三楼,因为妈妈心脏病比较严重,就和别人换了房,搬到一楼了。蓝菲儿站在娅娅家门外,久久没有动手按门铃,她不停的在做着深呼吸,可手臂抬起来,又放下,来来回回不知多少遍了,就是没勇气按门铃。最后,当她鼓足勇气按下门铃时,门铃没有响,她又按了几次,门铃还是无声无息。她又试着开始轻轻敲门,因为她怕惊到了患有心脏病的娅娅妈妈。可是轻轻敲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开门。她想,可能是防盗铁门敲起来声音不大,里面听不见。于是她稍微用力又敲了几下,还是没人来开门……

这时,对面的房门开了,走出一位戴眼镜的阿姨,看上去有60岁左右,但一头梳理整洁的白发,再加上保养很好的皮肤,看上去很有风度,气质不凡。白发阿姨仔细打量着蓝菲儿,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诧,问:你是……噢,你找谁呀?

蓝菲儿赶紧走过去说:我找对门的阿姨。

白发阿姨问:你是她什么人,找她什么事啊?

蓝菲儿说:我是她女儿娅娅在法国留学的同学,来看看她。

白发阿姨紧接着问:那娅娅没回来吗?

蓝菲儿低下头,沉默了一会说:没有……蓝菲儿不想把娅娅的事说给陌生人听。

白发阿姨也沉默了一会,说:这样吧,姑娘,你先到我这儿来,我告诉你一些事情,来,进来吧。

蓝菲儿拖着行李抱着娅娅的骨灰盒走进白发阿姨的家里,趁着白发阿姨给她张罗倒水时,她大概看了一下屋里的装修和摆设,一看就是一位文化品位极高的主人,竟然把大客厅改成书房,原来的书房还是书房,一个家庭有一大一小两个书房,这真是不多见啊。

蓝菲儿坐在沙发上,接过白发阿姨递过来的茶水,顺便问了一句:阿姨,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白发阿姨笑着说:是的,老伴儿去世5年了,就一个儿子在美国,我是个“时髦”的空巢老太太啊,哈哈……姑娘,你老抱着那个包裹不累吗,把它放在地上吧,地上铺着地毯,不脏的。

原来,从一进门,蓝菲儿一直抱着娅娅的骨灰盒,甚至坐在沙发上喝水,也是把骨灰盒放在腿上的。

蓝菲儿不好意思的说:噢,没关系的。

她一路从法国到这里,除了特殊情况,比如上洗手间,她基本都是抱着娅娅的骨灰盒,完全是一种不自觉和下意识的行为,她内心里觉得,一定要做到让娅娅安安稳稳、高高兴兴的回家,不能有半点闪失,更不能做出不尊重、不爱护娅娅的事情,那怕自己再辛苦也没关系。

白发阿姨在蓝菲儿对面坐下,和蔼的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蓝菲儿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刚才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蓝菲儿,是北京人,和娅娅一样,在法国里昂留学。

白发阿姨微笑着说:我叫杨念杨,名字很怪吧,我出生在扬州,父母亲都姓杨,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字,呵呵,你就叫我杨阿姨吧。

蓝菲儿也笑了,说:一点都不怪,真好,多有意义啊。不像我的名字,一点意义都没有,看似洋气,实际太俗,可是没办法,时代烙印,又是爸妈给起的,只好将就着用呗,嘿嘿。

蓝菲儿喝了口茶水,果断的停止了闲聊,急切的问:杨阿姨,娅娅妈妈不在家吗,怎么敲门没人开,而且我看到防盗门上落满了灰尘,怎么回事啊,是住院了吗?

杨阿姨说:好吧,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蓝菲儿点点头。

杨阿姨问:娅娅为什么没回来?

蓝菲儿低下头,半天没吭声。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眼眶里已浸满了泪水。

杨阿姨摇摇头说:你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娅娅半年前就出事了,对吧?

蓝菲儿惊诧的看着杨阿姨说:你、你怎么知道啊?

杨阿姨非常冷静的说:因为这半年都是我在给娅娅回复信息,也就是给你回复信息。

蓝菲儿大张着嘴,半天都没合拢,惊讶无比的问:你说什么,这半年是你在给娅娅、也就是给我回复信息?也就是说,我收到的信息,没有一条是娅娅妈妈回复的,同样,我发的信息,娅娅妈妈也一条没看到,是吗?

此时,蓝菲儿的额头上直冒汗,手心里也攥满了冰冷的汗水,心想,她们母女竟然如此心灵相通,做出了完全相同的决定,这太让人不可思议了,世上竟有这样的母女吗?

杨阿姨关心的递给蓝菲儿一个湿巾,语气柔和的说:菲儿不要着急,你来回答我,娅娅是什么时候走的?

蓝菲儿抽泣着说:今年1月20日。

杨阿姨又问:什么原因?

蓝菲儿答:急性白血病,不到一个月就……

杨阿姨说:知道了,好,我告诉你,娅娅妈妈是今年1月14日,突发心肌梗塞住院抢救,三天后,1月17日去世,也就是在娅娅去世的前三天,娅娅妈妈就不在人世了……这三天都是我在医院照顾她,我们是十几年的老邻居了,她临死前很清醒,她嘱托我,如果这次她抢救不过来,在娅娅回国探亲前,一定不要让娅娅知道她不在了……所以娅娅妈妈生前没有收到一条是你发来的信息,在她生前所收到的都还是她女儿娅娅的真实信息,她应该是幸运的。而你所收到的娅娅妈妈发去的信息,都是我发的,我和你一样,都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婴儿癫痫病能治好吗
老鹰的脑子能治癫痫么
北京治疗癫痫哪里较好

友情链接:

礼让为国网 | 老版雪山飞狐歌曲 | 质量安全认证 | 蜗轮蜗杆传动效率 | 在职简历模板下载 | 穿越火线之 | 中页码怎么设置